北方归来

爱的供养,再问自杀

Glory盛世荣光☞三

『高亮』死亡梗|慎入

>>>[3]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坐在一顶摇摇晃晃的花轿里,满目喜庆的大红色看得他眼睛疼,黄少天瞅着花轿里四下掐金丝的纹饰,琢磨着能不能揪下来一点拿去换钱。
就在这时花轿停了,轿夫搁花轿时重重一磕,黄少天猝不及防,额头磕上旁边的木架子,红了好大一块。黄少天张口想爆垃圾话,却意外的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轿帘被一只纤长的手掀开,正对着黄少天的竟然是喻文州那张笑的温润的脸庞。黄少天目瞪口呆的打量着面前的喻文州,一身大红的新郎服,头上顶着个傻乎乎的红帽子,腰间还缀了多大红花,要多傻有多傻。他还是第一次见队长穿的这么喜庆,诶,等等——
黄少天收回目光,揪揪自己身上那件贴金绣凤的广袖喜袍,再小心翼翼的探向头顶。隔着细滑的红绸绣花帕子,黄少天摸出了凤冠和钗子的轮廓。
我靠我靠我靠我靠凭什么!黄少天觉得喉咙都快被垃圾话撑爆了。怎么又是这个梗?!
哦对了,他刚刚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被卢瀚文叫过【师父师娘】
对,那个【师娘】就是黄少天。
——直到现在黄少天也没想明白,明明教卢瀚文剑术的是自己,为什么喻文州一个术士反倒成了小卢师父。
卢瀚文对此表示:“黄少怎么会是师父呢?”说完疑惑的偏偏头,道:“我记得戴姐姐告诉我,话唠的人都不持…”
“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举手,“我说卢瀚文是不是该禁足一赛季了不干脆还是禁足到退役吧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
喻文州没理他,笑吟吟的摸摸卢瀚文头顶,“乖徒儿”
黄少天看着卢瀚文蹦跶蹦跶跑远的背影,心情很复杂。
——谁说他是受啦?!
不幸的是,黄少天在一天后,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事后黄少天表示这绝对是卢瀚文被幕后黑手操纵来刺激喻文州的结果。
不然他堂堂剑圣,怎么可能会是下面那个?!
黄少天悲怆的回忆着惨痛的过往,以至于没注意到喻文州挑轿帘的那只手已经伸向了他,一把将他拉出了花轿。
“少天,”喻文州温柔的凝视着他,双手轻轻捧着他的右手,仿佛那是绝世而脆弱的珍宝,“你愿意嫁给我吗?”
身周是喧天的欢呼声,香槟和巧克力的香气馥郁如花香。不知是谁拉响了礼花炮,花花绿绿的纸片从头顶倾泻而下,像一场浩瀚的漫天花雨。
我靠这不是中式婚礼吗?!黄少天目瞪口呆。
哪来的香槟巧克力礼花炮啊?!中式婚礼真的有这种互表心意的仪式吗?难道不是把新娘往洞房里一丢,喝杯酒磕个头一拉帘子就结了?
等会,他怎么就默认婚礼这个设定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
“唔…嗯…”黄少天艰难的张开口,试图说出点什么来。
“少天你…不愿意?”喻文州愣了愣,唇角的温柔笑意霎时萎落,眼底蓄起慌乱的绝望,像是突然被掏空了心肺。“少天…不愿意嫁给我?”
黄少天愣了神,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慌张的摇了摇头,一边仍支支吾吾的比划着,试图让喻文州明白自己的意思。
然而这摇头落在喻文州眼中,却又是另外一重意思了。
“果然呢…”喻文州黯然的低下头,片刻抬起眼来,眸中的神情换成了浓郁的悲伤。“少天…”
话音未落喻文州向前一踉跄,黄少天眼疾手快,连忙扶住喻文州肩膀。
怎么回事?黄少天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一片混沌的灰雾。耳畔的欢声笑语不知什么时候已换成了叫嚷和尖叫,人群熙攘的四下逃窜,伴着远方隆隆的不详巨响。
“咳,咳咳——”
伏在他胸前的喻文州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黄少天这才彻底慌了神,然而还没等他做些什么,喻文州已缓缓抬起头。
“少天…”
鲜血流出弯起的唇角,顺着面庞缓缓滑下,滴落到大红的喜服上,须臾消弭。
眼底却依旧盛着温柔的爱意。
队长!
“队长!!!”
黄少天从梦中猝然惊醒。
乍一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黄少天仿佛久溺深水的幸存者,连着大口呼吸了三四次,直至眼角几乎湿[]润。
“少天,怎么了?”温柔的男声在身边响起。
黄少天扭头,喻文州正从椅背上直起身,脸上带着疑惑的神情。右手正覆盖在黄少天搭在扶手上的手背,温暖干燥。
黄少天愣了半晌,在确认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梦后,深吸了一口气。
“队长队长队长我跟你说我刚刚做了个噩梦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啊啊呸队长本来就不会有事总之太可怕了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望着面前面色苍白,恨不得拱进他怀里的男孩。唇角笑意渐深,伸出手揉了揉那人睡乱的头发,轻声安慰道:“好了,都过去了,只是一个梦而已。”
黄少天缩回椅子,惊魂未定的点点头,而后咕噜咽了下喉咙,却是没有再说下去。仍回忆着梦中的情景。
其实他不是善于静思的人,他从来都习惯于把自己的思想过程搬到口头,这也是他成为话唠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眼下他心里想的这点事,实在是不适合嚷嚷出来。
喻文州穿着大红喜袍的样子…凤冠霞帔和花轿…香槟巧克力礼花炮…还有,喻文州的那句话…
啊啊啊啊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黄少天拼命的晃了晃头,试图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画面甩出大脑。
“怎么了?”喻文州关切的望着他,“还在想那个梦吗?是…梦见什么可怕的事了?”
“没没没没没没什么都没梦见!!!”说完面色可疑的一红,又复拼命的摇摇头,“也不是什么都没梦见但是哎呀总之不能告诉队长!”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并不说些什么。一边安抚的拍了拍黄少天的手背,一边默然在心里记下待会到苏黎世的超市转转,看看能不能凑出材料熬碗安神止魇的汤。

☞太太贴吧ID悠伶惜
想说什么在下面说吧,别去打扰太太了,谢谢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