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归来

爱的供养,再问自杀

Glory盛世荣光☞一

『高亮』死亡梗|慎入|多cp|荣耀世界杯

>>>[1]
北京时间 AM 5:17分 首都国际机场

清晨的机场比起平时来空旷冷清了不少,仲夏的初阳正从朦胧的云雾中熙暖的探出来,整个城市都在这上天的恩泽中缓缓苏醒。

一行人的脚步声窸窣的落在地面上,回声在偌大的空间中奔走相撞,唤醒每一处沉睡的角落。

“啧”
领头一人蓦地停下脚步,引得身后浩浩荡荡的长队一顿。那人却依旧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只是两只揪起胸前衣襟,双眉微蹙。

“体育局未免也太省了,这料子,啧啧,还不如我们兴欣的队服。”叶修松开手指,另一只手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摸出一盒已空了一半的烟,驾轻就熟的叼出一根。“穿着也忒不贴身。”

“兴许是叶前辈穿不惯吧,”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接上,唇边挂着丝不深不浅的笑意,“我穿着倒还好。”

“就是叶修你哪那么多毛病啊有穿就不错了我觉得这衣服挺好的队长说的没错啊是你一件衣服穿十年习惯了吧乍一穿新衣服过敏是吧大清早的挑什么毛病啊…”

“少天。”喻文州轻声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同时伴以眼神示意。

“哟,”叶修叼着烟斜了黄少天一眼,“我看是你们蓝雨的队服质量也半斤八两吧,啧啧。”

“我靠叶不修你说什么我大蓝雨的队服质量怎么可能会差啊不呸呸呸我不是说国[]家队队服质量差叶修有本事来PK啊来PKPKPKPKPK!”

“好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张新杰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出言打断道,“还有三分钟十八秒就要开始登机了。”

联盟第一强迫症发话,叶修也表示举起双手投降,转身继续向目的地行进。掏烟那只手在两个兜里翻了个遍,才想起来打火机刚刚在安检处被没收了。

“啧,”叶修轻声自言自语,“待会下了飞机先买十个打火机再说。”

拉杆箱的滚轮在光滑的地面上一路碾过,发出咕噜咕噜的闷响。

“哟,沐橙。”楚云秀睡眼朦胧的打了个哈欠,偏头看见身旁的苏沐橙正对着手机屏幕全神贯注的看着什么,不由得促狭的顶了顶她肩膀,“看什么呢?”

“啊…啊!”苏沐橙猛地回过神来,连忙关掉手机屏幕,略微心虚的掩到身后,“没什么,嘿嘿,今日运势啦。”偏过头时却没来得及掩饰双颊上一丝绯红。

“咦——”楚云秀一脸不相信的斜过眼,却没有再追问下去。

“小周怎么气色这么差?”队伍的末端,方锐双眼冒光的凑到周泽楷身边,明显没话找话的缠着周泽楷。
“…困。”

这倒是实话,几周来在北京都是在训练营进行赛前集训,生活作息倒还和赛季时一样规律。从北京到瑞士的通常航线是在慕尼黑转机,来来回鷽回要折腾18个小时。所幸体育局临时安排了专机直达瑞士,但即使这样,整个航程也需要11个小时。于是一行人昨晚便收拾行李搬到机场里的宾馆暂住一晚,事出突然,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以至于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深夜十二点半了。算起来今早四点半起床整理行装,统共也只睡了四个小时而已。

“噢噢这样啊,那难免了。诶我跟你说,你是没看见张新杰。要不说生物钟真是要命的东西哟,按老张那十点睡觉八点起床的作息,一时半会还调整不过来。我和他住一个房间,昨天晚上刚到宾馆就靠床边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抖了一半的睡衣。我好不容易给摇醒了,转眼又在浴缸里睡着了。今天早上差点没站在洗手台边上睡到八点——”

队伍前方的张新杰忽然偏转过,隔着镜片一道寒光扫过来,唬的方锐一缩脖子噤了声。

“不说了不说了,心脏杰大大生气了。”方锐连忙对周泽楷摆了摆手,压低音量嘶嘶的说完一句话,脸上还摆出一副倍感遗憾的表情。

…也没有人想听吧,周泽楷腹诽。

“哎我说李轩,一大清早的摆弄手机干什么呢?”周泽楷闷葫芦八竿子打不出一句话,方锐觉得无聊,转而又去跟李轩讲话。

“我?给阿策发个短信,”李轩倒也不避讳,大大方方的讲了出来,“夏休期我俩本来约好去旅游,结果突然来了这么个事,阿策他不太高兴。”

“啧啧啧啧,秀分快啊。”方锐一脸酸溜溜的别开脸去,正瞟到一边同样低头噼里啪啦打字的肖时钦,“哟小事情,你也挺忙啊。”

“小戴刚刚发短信问我情况,正好想起来战队还有些事情没交代清楚,就顺便说了一下”肖时钦不慌不忙的打完字,阖上手机的翻盖,换上一脸苦笑,“方锐,你要是实在无聊,可以去那边看看,我倒是觉得他们那边热火朝天的气氛比较适合你呢。”说完指了指前面讨论的如火如荼的孙翔与唐昊二人。

“我可没兴趣和两小孩讨论中二病话题,”方锐略听了听二人对一举夺下世界冠军发表的宏图伟论,不屑的撇了撇嘴,“倒是你,小事情啊,你看连王杰希都没像你一样临到登机了还惦记着战队的事,怎么你倒临时扮演起单身父亲来了?”

旁听的王杰希笑的温润,“英杰他们都是好孩子,我相信他们能照顾好战队。”

“哦?王队的意思是我们雷霆的新人们就不是好孩子了吗?”肖时钦推推眼镜,两眼一弯,唇边挑起谦和的笑意。

方锐默默的退开,表示不想参与心脏大师与三好队长的单人

“登机了,各位。”叶修的声音懒洋洋的从队伍前方传来。肖时钦推推眼镜,与王杰希同时停止了交谈,苏沐橙和楚云秀暂时终止了关于瑞士购物的心得交流,前方两个讨论的一脸兴奋的小屁孩也住了口。周泽楷望了眼身侧,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好心的戳戳身旁人,“张佳乐…醒醒…登机…”

“都检查好行李,登机牌拿好了。”叶修还是一贯的慵懒姿态,漫不经心的下达着指令,“检查好了就从登机口这里出去——”

“…等我明天打比赛的时候再打出一个龙抬头,不,龙回头!保准…咦?”正与唐昊侃侃而谈的孙翔忽然踢倒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低头一看,一部手鷽机正躺在自己脚前。他认出这是苏沐橙的手机,大约是拿登机牌的时候顺着行李箱滑到了地面上。孙翔愣了一愣,俯身捡起了手机。

手机掉下来的时候恰巧打开了黄历,孙翔好奇心重,忍不住看了一眼。

只看见显示着阳历七月十五日的那一页上,赫然几个鲜红的大字。

今日大凶,诸事不宜。

孙翔愣住了。

“孙翔——”唐昊在前面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快点!”

今日大凶。

诸事不宜。

一行人鱼贯而出,只剩下孙翔一人孤零零站在登机口前,瞪着手机屏幕发愣。

明明只是普通的黄历,却让人没来由的心里咯噔一声。
可是,又明明是没有理由的。

算了,在意这个干什么。

不过须臾,孙翔晃了晃脑袋,把方才乱七八糟的想法通通甩到了脑后。想这些干什么,都是迷信。

大概是因为睡得太少,脑子糊涂了吧。孙翔吹着口哨,踏入倾泻而下的温暖阳光中。

天气这样好,怎么可能有什么大凶呢。

明明就是一帆风顺嘛。

☞太太贴吧ID悠伶惜,太太已经退了,不喜欢的直接在这下面说吧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