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归来

爱的供养,再问自杀

立个flag

什么时候给我鬼切我就什么时候把光切的那篇R补上


全员惡人 第四章

  ●1551,月考不理想,用学校电脑码的

        ●可能不太理想,毕竟脑子现在有点混乱


        一目连是一位著名摄影师,对一切美好的东西有着特殊追求。

  “听说荒这次也会参加‘全员惡人’呢。”虫师说,“您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

  “嗯。”一目连冲她笑笑。

  他一直很想为荒拍一套写真,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九州。

  彼岸花抓起一把瓜子开始磕,看看妖刀姬,又望望御馔津,三人尴尬的围着坐在一起。

  “所以,”妖刀姬说:“你们把我约出来到底要干嘛?”

  “emmmm”御馔津撸了一把狐狸,说:“最近太闲了,叫出来一起唠唠嗑,不好吗?”

  “……什么鬼。”彼岸花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八百问你有没有时间跟我们合作。”

  “你应该去找晴明的。”妖刀姬说:“或者找神乐,当然,青行灯也行。”

  “最近源氏也来了新人,一忙忙到底。真的生无可恋。”御馔津说。“好像叫什么……鬼……切?嗯,就是鬼切。”

  鬼切?妖刀姬想。

  “怎么了?”看着气氛又冷下来,彼岸花问。

  “嗯……没什么。”妖刀姬说,“我突然想起青行灯有事找我,先走了啊。”

  “诶诶诶,这就走了?还不到半小时呢!”御馔津一脸懵逼的看着远去的妖刀姬,又看了看也准备走的彼岸花,“好吧,下次再聊。”

  

  

  

  妖刀姬冲进倾慕,直接找去晴明的办公室。

  “妖刀姬?”晴明看到她有点疑惑:“今天放假啊?”

  “……呼……我知道。”她说,“你知道源氏最近来了个新人,叫鬼切吗?”

  “知道啊。”晴明把资料收好,“源氏最近要上映一部电影,主角就是他。”

  “……”妖刀姬安静的坐下,过来好一会儿,就出去了

  她以前与源氏签约,所以对源氏比较熟。鬼切外界可能不熟,但是在源氏内部,稍微待的久一点的,都知道「鬼切」这个人。五年前,鬼切是源氏家主源赖光的保镖,虽然只是一个保镖,但源赖光可特别很照顾他。一年后,妖刀姬转去「倾慕」,源氏与「大江山」发生了一些矛盾,具体她不太了解,但是能确定的一点是,鬼切跳槽去了「大江山」。去了之后,就没后续了。这几年「源氏」和「大江山」才慢慢回复过来。

  而如今,鬼切又回到源氏,以艺人的身份出道。

  妖刀姬理了一会思绪,打算趁着下午的时间去一趟源氏,看看能不能见到鬼切。

  由于鬼切那时天天带着一副墨镜,穿着黑色的警卫服,妖刀姬对他还真没什么印象,无非就是帅了一点。

  “诶……最近事还真多。”妖刀姬揉了揉太阳穴。

  

  

  

  源氏。

  “知道错了?”白色头发的男人坐在主座上,脸上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盯底下跪着的少年。

  “……呵。”这个少年就是妖刀姬特别感兴趣的鬼切,而被他称之为『主人』的,便是源氏家主——源赖光。

  “不听我的话……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源赖光慢慢靠近鬼切,轻轻的笑着,“抬起头。”

  鬼切头低的更多,头发遮住了他的脸,让源赖光看不清他的面容。

  源赖光不喜欢这样,所以,他将鬼切的头扳了起来。

  “不听我的话,还乱跑,还想行刺我,嗯?”源赖光捏住鬼切的下颚,逼着他注视自己。

  “……你想怎么样?”鬼切冷冷的看着他。

  “不怎么样。”源赖光笑着松了手,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毕竟,你伤我的,我都会在其他地方补偿回来。”

  

  

  

  

        ●感谢阅读w


全员惡人 第三章

  ●月考来了,我得消失一段时间
        ●依旧人物介绍

        “唔……”妖狐抬起手把手机拿过来,“才十点……”转身又想继续睡。
  等等,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妖狐愣了一下,貌似大舅让我今天去接妖刀姬把……
  翻了翻通话记录,果然,三条未接电话。
  完了完了完了,大舅不锤死自己。妖狐生无可恋回拨过去。
  “那个……”“是妖狐先生吧。”妖狐还没来得及解释,对方就先说话了:“我是妖刀姬的助理,青行灯。我们已经到了酒店,不麻烦你了。”
  “啊,好的。”妖狐说着,已经在心中把夜叉那个小子骂了上千遍。
  刚挂完电话,玉藻前就发来微信。
  “活动名单有变,崽自己看。”
  妖狐顺着翻下去
  
     活动名称  全员惡人
  活动性质  培养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增加自我动手能力,让大家看到明星普通人的一面。
  参加人员  荒、大天狗、酒吞童子、妖狐、妖刀姬、面灵气、茨木童子、一目连、小袖之手、傀儡师(共10人)
  特邀嘉宾:未知
  总负责:玉藻前
  
  得嘞,难怪鬼使黑昨天笑的那么开心,敢情不参加啊。
  此时玉藻前有发来信息:“鬼使黑白近期有巡回演唱会,没时间。还有,不解释一下今天的事吗?”
  “我睡过头了……”妖狐回:“下次不会了。”
  “今天幸好桃花妖和樱花妖在机场办事,遇到了她们。你也好好准备准备,还有明天要出发了。”
  “哦。”
  
  
  另一边
  妖刀姬坐在沙发上,看着青行灯忙这忙那。
  “你也休息一下吧,看你忙了这么久。”妖刀姬看不下去了,把青行灯扯到沙发上。
  “快搞完了。在等十分钟,酒店就送饭上来了。”青行灯说,“今天下午没什么要安排的,晚上彼岸花和御馔津过来找你吃饭,明天还有……”
  “打住打住,我不想听,你还是去忙吧。”妖刀姬哭笑不得。只能任由青行灯继续忙。
  
  在另一边。
  荒拍完最后一单广告后,踏上了B市的飞机。他静静的看着房子一点点变小、一点点消失在云层中。他不是面瘫,而是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
  “荒,你就不能笑一下吗?”烟烟罗说。
  “……”荒没理,只是盯着云层。
  “算了,不跟你说了。我下飞机后要去看我弟弟。降落后,追月神会带你去酒店。”
  “嗯,知道了。”荒说。
  烟烟罗摇摇头,抿了一口红酒。
  她和荒顶多算合作关系,双方的人都巴不得他俩装的再像一点,或者时不时吵一下架啊……不过烟烟罗还是脑补不出来荒吵架的样子。
  荒脾气她到现在也没摸清楚。待人冷冰冰的,顶多在拍广告或者走T台时微笑一下 然后就没了。可以说她这个“女朋友”都没见过荒笑几次。
  烟烟罗叹了一口气,想想待会下飞机还得装模做样的挽着荒的胳膊笑,她就恨不得自己直接睡到酒店。
  刚开始和荒“在一起”时,还蛮兴奋的,毕竟荒可是著名超模。可是现在也有半年了,她更你愿动不动往弟弟食发鬼那里跑,也不愿过“二人世界”
     太恐怖了好吗!

●有建议可以评论或私信哦

  

全员惡人 第二章

  ●现代
        ●cp看全员惡人简介
        ●前几章无cp戏,基本人物介绍

        妖狐无奈,就算再怎么不想去,也得给大舅一个面子吧。
  “你就当做去玩就好了。”玉藻前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描述的光。
  妖狐:我怎么感受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对了,明天妖刀姬要过来,你帮我招待一下。”
  妖刀姬?哦,妖狐在名单上见过,是这次活动中唯一两位女性之一,还有一位……叫什么来着?都怪大天狗还有酒吞童子,吓得他连小姐姐的名字都没记下来。妖狐恨恨的想。
  玉藻前看着妖狐的表情从开心到悲伤有到气愤感到奇怪,莫不是这次强制活动对他打击太大了?
  “这是妖刀姬经纪人的电话,你存一下,记得带她到处晃悠晃悠。”玉藻前撕了纸写下一串数字。“我先走了,别老是给姑获鸟添麻烦。”
  “哦,知道了,拜拜。”妖狐存了手机号码,往后一躺,差点砸到脑袋。
  “这一天两天的,省点心行吗?”刚进来的姑获鸟把他拉起来,“妆也不用化了,今天下午也没什么安排,你出去玩吧。记得别被发现,我还得去看看般若。”
  “知道啦。”妖狐撇撇嘴。早知道不听大舅的话当这什子的歌星了,现在一出门就会被围着,哪都不能去。
  “滴哒。”妖狐低头一看,原来是鬼使黑打来的电话。鬼使黑虽然比他们大一岁,早出道一年,但是因为鬼使白的关系,再加上是同一大学的,经常跟他们一起玩。
  “出来玩吗?老地方。”鬼使黑一开口就问。
  “奇了!”妖狐说,“我刚刚才被准的假,你就打来电话了。”
  “嗯,所以你过不过来,不过来我挂了。”鬼使黑并不想管这么多
  “诶诶诶,我来啊,不过鬼使白没管你吗?”妖狐接着作死问
  “……”
  接着电话就挂了。
  
  
  九州酒店
  九州酒店是万年竹旗下的酒店。酒店四周都是竹林,挺环保美观的。由于九州地处较为偏僻,消费又不是普通人能消费的起的,所以许多明星喜欢在这儿聚聚餐什么的。
  万年竹和鬼使黑是高中同学,也随着鬼使黑带人过来玩。
  妖狐全副武装的进入九州,保安对于这种穿衣方法已经见怪不怪了。
  “妈呀,差点闷死我。”妖狐一进包厢就把外套脱了。
  “你至于吗?”鬼使黑看智障的眼神望着他,“大夏天,穿羽绒服,也就你了。”
  “这不懒得找吗,你又在那死催。”妖狐翻了个白眼。
  “好了好了,”络新妇连忙打断两人:“妖狐,你怎么参加真人秀了呢?”
  “别提这事儿。”妖狐抱着枕头,“大舅特地从国外回来,就为了让我参加真人秀。”
  “那也是很棒了。”夜叉说,“果然是不一样的人,放在平常,那人早就被你抡死了。”
  “……”妖狐又翻了个白眼。“络姐,他们又欺负我。”
  络新妇拍了一下妖狐:“你都当红歌星了,还找我告状。”
  
  
  络新妇、妖狐、鬼使黑白和夜叉都是同一个大学的。络新妇在大学时就很照顾妖狐和夜叉。要不是偶然一次谈起自己的大学,妖狐还不知道鬼使黑白也和他们在同一所大学,不过离得比较远,愣是四年没见过一次。
  去年,络新妇凭借着《蛛女》,成功在娱乐圈打出自己的天地。而夜叉,现在是一名悬疑推理作家,大二时出版了《心理学》,收获了大量粉丝。鬼使黑嘛,和弟弟鬼使白,判官和阎魔组成了组合,名称——地狱。
  
  
  妖狐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和他们玩到凌晨一点多,还喝了酒。回家倒头就睡,一睡睡到第二天的上午十点。
  

全员惡人●简介

尴尬,刚刚手贱删了
第一章已经出来了,找我主页或评论连接

想知道当式神来到我们这个世界,成为歌手,演员,作家,医生……的故事吗?

那么,敬请阅读阴阳师全员现代向同人

《全员惡人》

cp狗崽,酒茨,博晴,双龙组,光切,鬼使黑白,刀灯【没有主次,出场率差不多】

●作者 北归
●雷者勿进,进者勿雷
●ooc有,第一次写
●会因为剧情而改变一点点的人物性格
●如果你认为ooc过了,可以评论或私聊~
●不会弃,不会弃,不会弃[敲黑板]
●不知道多长。。。反正不短,大概中篇?每一篇字数大概在一千左右,原谅我的打字速度
●高一党,视力差,寄宿生,不知道每周能不能拿到手机
●实在不行放假更个够
所以,可以放心关注

●●●最重要的一点。
等待文的小天使可以关注 阴阳师全员惡人 tag
我不是每一篇都会打上那么多cp的[爱心]

谢谢支持♥

全员惡人 第一章

        
        ●现代
        ●本张无cp

        B市   倾慕经济公司
  妖狐百般无聊的坐在化妆台前,等着化妆师来为他化妆。
  “诶?!”手机冷不丁的被扯走,妖狐先惊讶的抬头,发现姑获鸟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姑姑,你怎么来了?”妖狐尴尬的笑笑,心中却想,惨了,又要被说了。“你不是去看般若了吗?”
  “般若可比你让我省心多了。”姑获鸟把手机还给妖狐,“有件事情跟你说,你等下再看手机。”
  “嗯。”虽然答应着,但妖狐还是盯着手机与小姐姐愉快的聊起来了。
  “下一周,有个真人秀,你准备一下。”姑获鸟只能无奈的笑笑。
  “嗯。”妖狐回答。姑获鸟有点纳闷,妖狐不是一向不喜欢参加真人秀吗?难道他知道是那位为他定的?还是这根本不是妖狐?于是姑获鸟盯着他,直到盯的妖狐心里发毛。
  妖狐终于受不住了,问:“怎么了,我不是答应了吗?”“你确定你刚刚有听我说?”“听了啊,不就是参加真人秀嘛……真人秀?!”
  妖狐吓得手机都掉了,不过立马捡了起来,毕竟手机是自己的,上面还有许多小姐姐的联系方式呢。
  “谁帮我定的呀!!!”妖狐喊到。
  “我。”化妆室的门又被打开了。
  玉藻前拿着扇子,笑着站在门外。
  “有意见吗?”
  “没没没,怎么会呢。”妖狐赶紧站起,“大舅,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怕你反抗,这不,我特意来了一趟。”玉藻前拿扇子轻轻打了一下妖狐的头,又望向姑获鸟,“辛苦你了。”
  “妖狐平时很听话的,到时让您从国外跑回来,我反而有点过意不去。”姑获鸟走上前说。
  “当初把崽崽托付给你,果然是对的。”玉藻前说,“这次回来也是为了那个真人秀。它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投资的。”
  “难怪。。。”妖狐心想。
  “哦?原来是这样啊。”姑获鸟若有所思的说。
  
  
  玉藻前是谁?他与大天狗、酒吞童子一起称为“娱乐三王”。玉藻前在这几年去了国外发展,倒是把自己的侄儿妖狐留在了国内,托付给了姑获鸟带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玉藻前家族基因过好,前有玉藻前这个娱乐天王,后有超模三尾狐,现在更是有当红歌星妖狐。
  妖狐今年22岁,凭着柔和细腻的嗓音,加上帅气的外表,他的歌横扫了各大音乐市场。不过本人不大喜欢参加娱乐节目,因为觉得太作了。甚至还在某次访谈中表明,宁愿花时间去网上聊天,也不愿意参加娱乐节目。
  
  
  “所以大舅,你真的要我去啊。”妖狐可怜巴巴的看着玉藻前。
  “嗯,我已经把名单定好了。”玉藻前拿来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全员惡人。
  大概是这个真人秀的名字了。不过为什么名字这么非啊???
  第一页就是名单,十个,上面妖狐就认得和自己同期又脾气特别好的鬼使白还有他那暴躁老哥。
  “荒…我…一目连…大天狗??!还有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这是什么操作?”妖狐叫到。
  “什么操作?我玉藻前的暗箱操作。”玉藻前和蔼的笑着。
  “…呵。”狐式摊jpg.
  “明天我会开发布会。节目是边拍边放。你最近不是要发新歌吗,对你也有好处。”
  妖狐已经不想说话了。他已经想到明天的娱乐标题了——《当红歌星现场表演“真香”》《刺激!惊现双天王同台》《妖狐“真香”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我还是做一只咸鱼,哦不,咸狐吧。
  
       
        ●可直接关注 阴阳师全员惡人 tag,因为我更的时间不定。

  

请耐心看完w

十八线辣鸡文手
其实会画画,但是没时间画
非典型洋吹,cp洁癖有点严重
*吃
魔道☞薛晓,曦瑶不拆,官配不拆
●淡*全职☞伞修,周江,方王,双鬼,双花
●淡*王者☞信白,云亮,策瑜,药鱼,双冰百里骨科
阴阳师+平安京☞狗崽,酒茨,双龙组,鬼使黑白,刀灯,博晴
楚留香☞邱蔡,华武,原方

以上除●阴阳师●写文以外都不写,可以放心关注
——
不喜欢引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大家都圈地自萌,别每天搞事
和平和平和平和平
如果眼熟我的风格,那我们有缘
很久没写文了,手生,勿喷w
——
日常不在线
但是欢迎勾搭qwq
扣扣☞私信
王者第五平安京阴阳师楚留香都行

成人之美

*十八线文手又出来作妖了
*杀手薛x杀手晓
*薛晓薛无差
*大概ooc?


晓星尘是在一个阴湿的角落发现他的。
少年低着头靠墙,发觉有人靠近,抬起头望了一眼——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晓星尘被少年眼中的狠厉吓到了,不过好歹也见多了这种人,迅速按压下心中的震惊,走了过去。
“你叫什么?”晓星尘问道。
“……”少年往墙角缩了缩。
“你受伤了。”晓星尘现在才发现,少年身上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划痕,“我带你回去,替你包扎一下,不然你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说着把一只手伸了过去。
“……”少年又看了他一眼,把手搭了上去。

回到家后,晓星尘熟练的拿出医药包替他包扎。看着少年眼中那不信任的眼神,他温和的笑着,说:“我既然救了你,自然不会害你。”
“……我叫薛洋。”少年说。
“嗯,阿洋,你先休息下,我去做点吃的。”晓星尘把医药包放好后就进了厨房。
“你会后悔的。”他听见薛洋说。

别看晓星尘一身仙气的样子,其实他是一个杀手。不过由于喜欢穿白衣,又长得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同行都喜欢叫他“道长”。
薛洋不止一次看到晓星尘半夜疲倦的回来,有时身上还会带着一丝血味。薛洋对鲜血的味道非常敏感。于是,他在晓星尘某次完成任务后回来截住了他。
“晓星尘。”他说,“你是不是杀了人。”
“嗯?”晓星尘有点惊讶,“没错——不过你怎么知道?”
“我对人血天生敏感。”薛洋毫不在意的说,“难不成——你是杀手?”
“嗯。”晓星尘也不掩饰。
“真是意外呢,没想到你竟然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啊。”薛洋吹嘘到。
“……嗯”晓星尘苦笑道。
要不是为了帮朋友宋岚,他也不会进入这个行业。
“晓星尘,”薛洋想到了什么“你说,我有没有做杀手的潜质啊?”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晓星尘回到。他不想薛洋进到这个邪恶的圈子。
“你知道你见我的那天发生了什么吗?”薛洋说
“什么?”
“我,杀了常氏一家,逃了出来,正好遇见了你。”
“……”晓星尘也不知道说什么。
原来,他早就和自己是同一类人了。但是……常家灭门,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已经传开了,手段之残忍让他们震惊了好久,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八岁的少年做出来的。
“现在,你觉得我有没有当杀手的潜质了呢?”薛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晓星尘转身就走了。

晓星尘还是把薛洋介绍给了自己的组织,当他们知道这就是灭门常家的人时,都震惊不已。
进入组织第一件事,就是封闭式训练,持续一年。在这一年中,他们会被培养成合格的杀手。
一年后,组织中,将会有人离去。
晓星尘不想想这些,他现在只关心薛洋是否承受的住残酷的训练。
薛洋只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脸,就被带进了训练营。

该来的还是回来的。
组织有个规矩,有人来,就必须有人走。但是这个“走”,肯定不是普通的走。进入了这个圈子,就别再想离开了。

“嗯,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薛洋你的实力吧。”领导坐在位子上,“晓星尘,去跟他比划比划。”
“嗯。”晓星尘拿着自己的佩剑霜华,走向擂台中央的薛洋。
“好久不见呀,道长”薛洋说
“是啊,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晓星尘也笑着
“那是当然。”说着,降灾已经朝晓星尘飞了过来。晓星尘拿着霜华,轻轻一挑,再往后一跳,迅速拉开了距离。两人就这么过了十几招,突然,晓星尘像是想到了什么,任由降灾插入自己的胸膛。
“晓星尘!”薛洋疯狂的抱住晓星尘倒下的身体“你明明……明明可以躲过去的啊……”
“不……我们之中,只能活下来一个,这是规定。”晓星尘虚弱的说“你必须活下来,知道吗?我已经活够了……我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
“不……晓星尘,我可以带你走,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没人阻止我们……”
“嗯……”晓星尘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支撑着自己看着他
“好好活着。”
这是他留给薛洋最后的四个字。

薛洋把整个组织的人都杀了。
他记得晓星尘说过,想去环游世界。于是薛洋一个人走遍了世界。
后来他遇见了金光瑶,他很早以前的朋友。

“好久不见啊,成美。”金光瑶说。
薛洋愣了一下,似乎又回到了过去。
那个时候,晓星尘还活着。

成人之美,成谁的美。



我的武器成精了怎么办1~11

日常欢脱向
有cp,日后见tag

1.
金凌现在很慌
才起床就看见了一个小姐姐笑眯眯的看着他
吓得他感觉往后一倒
然后砸到头了

2.
岁华现在也很慌
因为金凌看到她跟见了鬼似的
还砸到了头
岁华:看上去好疼我要不要去安慰一下

3.
于是把睡在隔壁的舅舅江澄吵醒来了
摸索了好久没找到紫电,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自己面前

4.
这位身着基佬紫的人说
主人是在找我吗?

5.
江澄是谁?
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于是他狠狠的点点头
“还不快变回来!”
江澄:我可要用你打断金凌的腿呢
金凌:不不不舅舅你听我说

6.
正当紫电委屈的变回来时
遇到了被赶出来的岁华

7.
岁华:怎么办主人不要我了我废了舅舅快去帮我求求情

8.
看着委屈的岁华,江澄也不好多说什么

9.
“舅舅有妖怪!”金凌看见江澄后十分高兴
“嗯,我知道”江澄说,“不过我们先来讨论一下你要哪条腿吧”

10.
金凌:wtf?你是不是没听到我说了什么
江澄:不就是妖怪吗,有什么好怕的
岁华,紫电:我们不是妖怪!

11.
不过到了最后,金凌也没断腿呢
今天的云梦依旧祥和啊

傀儡

借梗。
超甜,甜到腻的那种。
幼儿园写手,勿喷

——————————————————————

    “抱歉,阿瑶,今天公司有事,回来晚了一点。”蓝曦臣提着一袋子蔬菜走进家门。冰冷的空气让刚从室外进来的他舒服了许多。空气中夹杂着一丝奇怪的味道。
     金光瑶正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蓝曦臣回来了也没理。
    “阿瑶……”蓝曦臣苦笑。
     的确,今天是他们在一起三周年,本来答应好阿瑶晚上陪他看电影的,结果没想到公司临时有事,只能作罢。
    “我去做饭,你先看吧。”蓝曦臣转身进了厨房。
     蓝曦臣厨艺一流,半小时就做出了一桌卖相极好的晚餐,顺便摆了几根蜡烛。
     正准备喊金光瑶来吃饭时,蓝曦臣闻到一股恶臭味。
    “阿瑶,不是说让你帮忙倒一下垃圾吗……”蓝曦臣摇摇头,一边打电话一边提着垃圾出门。
    “……忘机,麻烦带着魏婴来一下。”

     十分钟后,蓝忘机便与魏无羡来到了蓝曦臣这里。魏无羡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愣了一下,推了推身旁的蓝二哥哥。
    “二哥哥什么时候也给我做一桌呀~”
     蓝忘机看了一眼,“天天。”
    “哈哈哈”魏无羡赶紧从蓝忘机身边离开了。他站在金光瑶的前面,捂着鼻子,捏了捏金光瑶,又拍了拍他的脸。

     “大哥,温度太高了,傀儡腐烂了。过几天我给你做个新的送过来啊。”魏无羡朝蓝曦臣说到。
     “嗯,谢谢。”蓝曦臣也坐了下了,想着什么。
     “那我们先走了哈!”
     “……”

      没错,空调是他开的,电视也是他开的。
      他的爱人——金光瑶,早就在三年前去世了。